陆云华——纠缠的“象”与“秀气”的“香”

陆云华——纠缠的“象”与“秀气”的“香”

陆云华——纠缠的“象”与“秀气”的“香”

时间:2017-12-06 15:20:04 来源:艺术虫

资讯 >陆云华——纠缠的“象”与“秀气”的“香”

    自从西方的文化艺术强势登陆东方这片土地,中国的艺术家就纠缠徘徊在两者之间。

后园系列 100cm×100cm 布上丙烯尺寸 2013

纠缠的抽象和意象

    陆云华的作品我不知道抽象的味道更多些还是意象的味道更浓些,总之就是两种感官相互纠缠着。这种艺术形式在一定程度上似乎是中国特产的,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在西方艺术史中我确实想不起哪位大家有过这样的形式感。(梵高、莫兰迪有借鉴东方艺术,但似乎也与此不同。)在我看来陆云华的作品它不前卫、很当代,且是那种中国式的当代。它不似那种眼花缭乱的艺术性的无法无天、杂乱无章,也不似那种像是石头里蹦出一般的突兀跟“没道理”,没有那种晦涩跟荒谬反而是多了一种抽象艺术形式中少有的亲近感。尽管抽象艺术诞生一百多年,在中国也有几十年的时间,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于大众观者来说其还是有着相当的距离感及交流上的障碍跟错位的。陆云华的作品却是少有的把这种距离感拉近的艺术家,当然我觉得这还是跟传统的审美有很大关系的,因为在其的作品中始终有种传统的文人画对于“气韵”对于“味”对于传统“审美”的追求。在陆云华自己的文章中我们能非常清晰的看到其对于传统的喜爱跟推崇,他崇拜张萱、顾恺之、八大山人、宋徽宗,对于传统的水墨、空间的理论也是张口就来,反而是对于西方的艺术一笔带过。对于传统书法赞扬有加对于波洛克到像是加上了“所谓”式的“不屑”跟“看轻”。再加上其对于生活状态的描述,我们大体可以看出其是骨子里比较“传统文人”的。
    同时他的作品中还有一种山水画中常有的氤氲效果,尤其是南方山水,像米芾、米友仁那种水汽压的很重的感觉,很“润”,这点在《后园系列2009.6》跟《后园系列2009.5》这两张综合材料作品中尤为的突出。我们知道传统中国画是以水为媒介的,而西方油画是以油为调和,所以两者在表现形式跟呈现效果上有很大的不同。中国画自然也就多了些水的特质如氤氲、透、素雅,多了些灵性,而油画则更鲜亮、饱满同时也少了些跃然纸上时的随意性跟偶然性,多了些可控性。而这两件作品却像是把二者的优点中和了一下,“水”跟“油”的感觉都有,同时也削弱了两种感觉。这也是中国当代的艺术家常常表现出来的一种特征,传统着也时髦着。在作品《后园系列 2009.6》中陆云华用到了拼贴这种形式,但让你感到很有趣的是,即便是拼贴这种很突兀的方式在他的作品中一样还是那么的和谐、不冲突,像是本身就是画面的语言一样。传统信纸跟画面的气氛非常的吻合,像是这个时代屋子里摆放的电器跟现代化用品一样,待在里面很舒服,就是相通的时代文化背景。
    陆云华的作品就像是画了一个圈,里面有对于传统文化的推崇跟承袭,有对于西方架上的借鉴吸收,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或者说在他的判断中什么是“艺术”,在这里圈外的乱象似乎不入他法眼。

后园系列 100cm×80cm 布上综合材料 2009

闻香

    有一部阿尔·帕西诺主演的电影叫《闻香识女人》,陆云华的作品却也是有着些闻香识味的意思,能轻易的嗅出画中“飞”出的“香”气。其作品不热烈、不浓郁、不刺激、清新淡雅。有种悠闲的雅致跟惬意,没有当代艺术那种或是形式或是颜色的刺激感。反而是很安静的、很“甜”的,有时这种味道似乎是“浓郁”了些,超出了“茶”的观感,反而像是加了牛奶跟糖的浓咖啡。他的《后园系列》不就是这种感觉吗?相对于传统的中国画的设色,其作品中颜色是要浓郁些的,当然这并不冲突,前者是跟西画作比较,对象不同。相比于传统文人画对于形的不重视,陆云华干脆的抛弃了形体,采用西方式的抽象语言去营造传统文人画中追求的“气韵”,所以就很真实的展现了这样一种既有抽象意味又有意象追求的艺术形式。相比于西方马蒂斯、梵高、高更这些大师他的色彩上没有那么的深沉、浓烈,跟近代培根、杜马斯、基弗比也没有那么的沉重、罪恶。有人说他的作品有种“小资情调”,这点我是比较赞同的,没有那种心灵和视觉上的震撼,没有对于极高的仰望,反而是多了些小情调跟小雅致,跟生活很近。他的艺术不前卫,也不“古董”,就是活在当下的一种艺术状态。有时我们甚至觉得陆云华的作品多了些女人味、胭脂味,一种“秀气”的感觉,就如同我们常常形容一个男孩子长得“好看”一样,少了些“汉子”的粗犷跟硬气,多了些女子的柔美跟多愁。与当代对于材料跟形式上的重视不同的是其还是在追求一种“美”,一种视觉上的愉悦感,而这种“美感”不管是抽象、意象或是具象都是与大众观者对于艺术认识跟追求相近的,所以这种“美感”像是观众与作品对话的一个桥梁,比较容易沟通或是得到认同。总之,陆云华给我们带来的是一种,让人赏心悦目的,夹杂着传统与现代感,当下的架上艺术。他的抽象与意象纠缠,传统与当代碰撞,却给当下的大众带来一场视觉盛宴。

后园系列 80cm×80cm 布上丙烯尺寸 2013

我一直没离开中国的绘画审美
—对话陆云华

    您的作品为什么取《后园系列》这个名字,其中有什么含义没有?且后院和后园两者的不同之处?
    陆云华 / 我早在九十年代就开始《后园系列》的创作了,“后园”是个非常暧昧的词,发生故事,引发联想。“后院”与“后园”虽一字之差,但寓意完全不同。后院只是表述院子的方位而已,词性不风流;而后园则包含了私密的、艳情的、暧昧的等等……
    我认为“后园”是形而上的,具有诱惑力。
    您的作品边缘让我想到了罗斯科边缘的处理,而与其不同的是您的作品中带着中国山水似的氤氲,这是缘于“传统”的影响?或是个性化的审美趣味?
    陆云华 /罗斯科的中后期作品明显带有某种宗教味,令人肃然。我的边缘处理更多的是满足作品的暧昧需要,暗示欲念。我不喜欢直面所谓的山水和场景,我希望带着某种想法去融入在景象内。所以,我画里的景观是不确定的,时而有形,时而无形。

后园系列 100cm×100cm 布上丙烯 2013

    其实我还想问一下,您为何选择丙烯这种材料?因为在您的作品中我看到了其“水”的部分特性,我不知道您的选择是不是与此有关,还是很随意的选择这种颜料?
    陆云华 / 一个严肃的画家对材料运用是非常讲究的,我也不例外。我的创作是随着我的想法不断变化而变化,丙烯的快干性能及时满足我的要求。我在油画创作中关注“油”性中的“水”性,反过来我在运用丙烯材料时,着力把握“水”性中的“油”性。每种材料都有其独特的表现力,看你如何运用罢了。
    您的作品没有蒙特里安、马列维奇那么冷静简洁,同样没有波洛克那么“洒脱、自由”,可不知为何我却能感受到莫兰迪一丝感觉,而那种“纠缠”的颜色却让我感觉像是没有相互“浸透、交融”的泼墨,这些画家或是创作方式是否在您的创作中给予灵感?
    陆云华 / 你很了解抽象,我和其他中国画家不同的是,我一直没离开中国的绘画审美,可以说我看西方的绘画作品是出于了解,仅此而已。我在画抽象作品时更多的为了接近书法的书写性,因此非常注重线条的节奏和气质,色彩和色块永远处于次要的位置上。东西方人的哲学、文化、审美均有巨大差异,各有各的优势,没有高低。我反对抄袭和剽窃,所以我一直警惕着西方大师对我艺术的入侵,我必须保持绝对的独立性。

后园系列 100cm×100cm 布上丙烯 2012

    在作品《后园系列2009.6》中我看到您用到了拼贴这种表达方式,且跟画面感觉很协调,不似理查德·汉密尔顿的作品那么像“拼贴”,反而更像是画面情绪的延伸和具体化,对于这种创作方式您是如何考虑的?您是要追求一种什么样的效果呈现在大家面前?
    陆云华 / “拼贴”是一种表现手段,当我需要时才会运用,我不擅长“拿来主义”,但我很在乎拼贴材料本身同我整个作品兼容度,我很少用拼贴,所以没有什么经验可谈。
    您是否会让抽象艺术跟更多的其它艺术形式相结合进行新的艺术形式的探索?
    陆云华 / 我始终游离于“抽象”和“具象”之间,我在《美术天地》、《Art概》、《亚洲艺术》等的访谈录中,一直是这样表述的。我不喜欢被归类,“具象”和“抽象”我都喜欢,我常常将两者杂交,应该说杂交后的效果不错。所以,我绝对不是一个纯粹的抽象画家。我一直在投机,一直在双恋中,哈哈!
    当代“新媒体艺术”的创作方式,您是否会看成一种立体的抽象或者动态的抽象去理解(对于普通观者来说两者都是晦涩的、难以琢磨的)?
    陆云华 / 首先,我非常关注“新媒体艺术”,但我不会去做,我不是这一类。我不会花时间做我把握不了的事。现代艺术最大的特点是在寻找观众,而且对观众是有要求的。我认为我的作品永远只能满足于喜欢我的那部分人,有许多人对抽象不理解,感到晦涩难以琢磨,那是他们的事,我没有义务去作解释,就如我不懂英语,但不会说英语不好。
    “有人说对于中国的艺术家来说抽象更过类似一种去掉头的图像修辞学,因为没有共同的灵性指示”,艺术跟政治的从属关系是这种现象的主因。您怎么看这种类似“断章取义”的创作方式?这种概括用于85前很合适,对于近些年而言艺术或者说抽象艺术更纯粹些,您怎么看?
    陆云华 / 这话很滑稽。抽象就是抽掉“象”的那部分,最多是抽的纯粹或不纯粹,和政治没有一毛钱关系,正因为和中国政治没有关系,所以到目前为止还处于边缘。当然,现在艺术家的抽象语言更丰富了,也更纯粹了。但我很讨厌那些抄袭和剽窃的“伪抽象画家”。他们太功利,太想走捷径,欺骗读者,做人不厚道。
    今天,中国抽象艺术,开始逐渐的回到本源,回到当下的中国语境中,寻找东方艺术的语言形式,开始摒除一味的抄袭跟模仿,您认为在85初对于我们今天的本土的抽象艺术最大的“功绩”是什么?
    陆云华 / 中国抽象不需要学习西方,中国的哲学很抽象,同时很具体。老子出道时,苏格拉底还没出生吧。我讨厌把中国放在东方中心的位置上,没有中心就是中心。所以“东方艺术”这个词不应该被反复使用。85'思潮最大的“功绩”就是掀起了中国现代艺术的“五四”运动,同时也招来泥沙俱下。

后园系列 100cm×80cm 布上丙烯 2012

后园系列 100cm×80cm 布上综合材料 2009

    当今无限丰富的艺术形式渐渐让人迷离,艺术跟“其它”的模糊化让我们辨不清他、她、它。就如同选择成为阅读的最大成本一样,抽象艺术的“交流”跟“错位”是观赏作品一个极大的障碍。您认为作为一个抽象艺术家应该怎样去消除这种障碍?抽象艺术家是应该自说自话,还是应该在抽象艺术的丛林中走出一条能够接通观者的小径?
    陆云华 / 当今是个图像泛滥的时代,艺术的概念被彻底的混淆了,就像一次大的战争,没有前线和后方,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各打各的,哈哈哈!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