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中国现代院体画代表人物王新伦

解读中国现代院体画代表人物王新伦

解读中国现代院体画代表人物王新伦

时间:2017-07-20 10:37:39 来源:

资讯 >解读中国现代院体画代表人物王新伦

文/至正

  即使随意欣赏王新伦的绘画也款款使人陶醉,在他许多的作品中今取两幅以做品赏。这两幅画一名曰《万丈高楼平地起》,一名曰《父老乡亲》,前者画的是建筑工人们在工作小憩前的集聚,后者画的是一群农民在夯地基前的集聚;前者让我想到了今天广厦千万间的安然,来源于以苦为乐的工人,后者让我想到了中国几千年文明的坚实,得自于从来不知抱怨辛苦的农民。这两幅画让我想起了幸福源于艰辛、文明基于苦难的哲理,让我在今天商品社会金钱浊风中得到了思索自己本分后的清凉,这清凉只有“泪洗过的良心”之后才会有……现在这种令人灵魂净化的热诚讴歌劳身苦志的艺术作品太少了,这是什么原因呢?
  王新伦的中国画,我拜读最多的是他的人物画。拜读了他的这些人物画后让我每每如醉如痴,特别是上例那种讴歌劳身苦志者的画。他的人物画捉神传情一望而知来自梁楷,但却与梁楷找不到一点形的因袭。他的画是地道的文人画,但在表现心胸上,却不似往昔文人那般咬定一个“十八描”死死不放!我想,什么“高古游丝描”,什么“钉头鼠尾描”,都是一种辽远的比喻,运用在赋形格神上,只是一种制约,你按此制约,我按此制约,制约下去千八百年,岂不是“千百年来乃一律”?“江山备有人才出”,本该“各领风骚五百年”!
  我深以为王新伦可谓一领“风骚”的画家。我的根据十分简单——须知,真理往往就这么简单:他的国画人物看似油画,看似浮雕,那是因为他将笔墨之中移入了油画油彩厚赋的笔触,又将笔墨之中移入了浮雕塑形平地积起的体量,如果能承认这点,也就等于承认了我上面的看法。当然,我不想把这种个人的看法强加给什么人,我只想把我这种看法的美学依据拿出来与朋友们一起商讨:在美学之形式法则中,有一种“离远合奇”的现象,这现象存在于一切成功的艺术作品中,它的特征是:将两种以上外面看似无关而内理又有关联的事物相合,其离得愈远,其合得也越奇。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过中国舞蹈大赛中《书法舞》,其舞服是玄素两色,长长的舞袖得自古代“巾舞”的启示;玄袖、素袖舞动在空中,中国书法的伟大精髓就此跃然而呈!你看,草书行笔走墨的宕荡,舞袖甩动乘风的飘洒,其两者本不相干,两者本来相去辽远,但一经杰出的编舞者之经营,两不相干、相去辽远的草书和舞袖相合了,出现了远远超越草书、舞蹈所能各自奏效的艺术效果。这就叫“离远合奇”!说到这里或许大家想起了唐代大书法家张旭的草书。他写草书所以有书圣之誉,据他说是得到了这种启示:他看到了一位叫公孙大娘的“剑器舞”舞得淋漓豪荡,他又看到了皇帝女儿与担夫们纷纷争道争得你忙我忙,于是,剑器舞姿、担夫争态与看似北溟南海风马牛不相及的草书运笔合在一起了,难道我们能胆大包天地说张旭在如此启迪下的草书是胡乱涂抹吗?转过来我们再看将中国画之几大原素都不相干的印象派油画笔触、浮雕之塑迹一旦结合起来将会怎么样呢?我想,我们眼前王新伦先生的画,会给大家一个不必我叫好的答复。
  说到这里我得沉下脸来学学写学生论文的格式和腔调,说一点大家具知的有关王新伦画风的问题:王新伦的中国画是写实的。是现代院体式的。现代院体写实国画的最大特点是讲技法,重功夫。这种技法决不是玩玩墨分五色,锋分正侧之类的老游戏就可包括的,而是造型上的准确、严谨、生动……用笔上的到位、虚实、概括……这种技法和功夫,更多的是得自于北欧画派式的基本功训练,可以这么说,能画出王新伦这一手人物画的人,必须先师美术学院里公认的人体素描高手。可惜,这种高手随着“新文人画”画家队伍这种基本功的丧失而被有意的加以冷落,乃至于成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不足!而能使人灵魂净化的人物画,非的有这种基本功夫不可——没有这种基本功夫,我们看不到劳身苦志者身躯里涌动的为人类甘于奉献的热血,和精神里充满了的仁厚!所以我仍然坚信,现代院题写实国画的技法和功夫,是一种高峰,是一种不被时髦污染的高峰。请王新伦和一切居在这种高峰上的画家们坚持“以不变应万变”,待“岁寒而知松柏后雕”!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