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云自八十年代便画起了抽象水墨和抽象油画

薄云自八十年代便画起了抽象水墨和抽象油画

薄云自八十年代便画起了抽象水墨和抽象油画

时间:2016-11-24 15:07:45 来源:

评论 >薄云自八十年代便画起了抽象水墨和抽象油画

  薄云自八十年代便画起了抽象水墨和抽象油画。如今,我倒越来越不敢说他的画是抽象的了。
  从蒙德里安到波洛克到德库宁,西方人一抽便抽得神龙不见,一片狼藉。传到中国,颇让中国人分不出其子丑寅卯。中国人在法国大革命看到的是穷人杀富人有理,在古希腊罗马看到的是光腚不羞。理解另一种文化,难也!但,照猫画虎却不难。在不明其美术史意义的中国人看来,这种儿童画似的作品,这种故弄玄虚,欺世盗名之作也能出名卖钱,分明是鼓励穷小子起来革命。所以,时机一成熟,八十年代来到,西方大小艺术流派的中国版眼花缭乱出笼,自己就登上了历史舞台。我不明白的是,艺术革命就是打烂一切坛坛罐罐?老玩意儿看腻了不要紧,玩点标新立异,语出惊人,也是时髦艺术家的共同追求。难道非要以丑为美才叫反叛彻底?
  什么时候评判艺术的标准已不是真善美,而是新奇.丑陋.血腥.色情,直到令人反胃。
我在西方看到的是,现代艺术对社会的影响远没有中国这么大。西方现代艺术为表现现代人的精神诉求和感受而自然而然地推动着艺术形式的发展和革新。例如摇滚乐和抽象艺术的出现,都是时代使然,绝非横空出世,人造策划。但在中国,现代艺术一夜春来,满城皆绿。一批中国人在海内外高人导演下演出了一场颠覆传统审美观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大剧。他们在西方现代艺术(且不说西方现代艺术也是鱼龙混杂)中看到的只是混乱.颓废.反叛。以为艺术进了新阶段,本质也改变了,从今后,丑就是美了。
  就中国的国情,因其反叛僵化.说教.虚假的图解政治的体制文化,而使“现代艺术”带上了“正义”的色彩。这一点迷惑了许多人。而其实,不知觉中,他们的价值观正成为新的教条。你到展示现代艺术的场所看看,来自不同年龄段,不同教育层面的艺术家,都玩的是相同的几个类型,毫无新意(既然“新”是他们的重要标准)。因为他们只会模仿,而模仿出不了新意。
而西方社会看到了所谓中国现代艺术对他们所反感的主流价值观的冲击。及中国这个新起的艺术市场的巨大商机。如今这两个目的都已经达到,留给中国的是个打不倒的怪胎样的现代艺术,和貌似繁荣然危如累卵的艺术市场。
然而,真正得益于中国社会变革,摆脱了桎梏,在艺术表现人生,传达真善美的路上,发展了自己艺术的人,也大有人在。
所以我不愿将薄云归到那些“抽象画家”之列也是这个原因。因为胡涂乱抹,制造些“效果”便冒充“抽象绘画”的正大行其道。而真懂抽象语言的画家又如凤毛麟角。
  人离不开生养自己的文化,艺术要表现这文化,才有生命。赵无极到了巴黎,没有成为毕加索的门徒,去画那些歪七扭八的嘴脸,而是自然而然的画出他的甲骨文系列,他的宋元意境的抽象绘画。许多中国大陆的抽象画家之所以只会胡涂乱抹冒充抽象。依我看只有一个原因,即:西方文化只知皮毛,中国文化则一无所知。胸中无物,下笔自然不知所措。写实画家还可摹写对象的躯壳,抽象画家便只能胡涂乱抹了。
  至少画家要有你母体文化培育起来的审美理想吧。
  我知薄云久矣。我们在中国大陆有过相似的童年。受过相同的教育。有过相同的心路历程。曾经相同的困惑,相同的反叛和觉醒。读过相同的书,同样为书中价值观所感动而彻夜不眠。也共同沉迷于中国的古典诗词,宋元绘画。。。。。。共同驱车走过乡村漫长而贫瘠的土路。。。。。所有这一切便是人生。而人生终究要表现出来,于普通人,在他脸上的皱纹中,他的言谈,他的为人处世中。于艺术家则定要表现在作品中。不表现自己人生的作品一定是虚假做作的。
  薄云的抽象绘画几经变化。其今年的作品。其气势更宏大了,其语言更成熟了。更充分表达出了他的心中之像,他的油画融入了更多水墨手法,干湿浓淡有如墨在纸上的渲染。他的画云气氤氲。空灵的崇山峻岭,有宋画般的寂静。他的云海系列更是浊浪激石,飞云从容。一股强大的生命力在画面背后涌动。他的画哪里抽象?分明如此具体。但他画的却不是某个具体的景色。这正是宋画的秘诀。我们惊叹宋人睿智的同时,叹惜今人对传统的麻木。
  我以为。一切艺术之生命皆在“造境”。当然,“境”有雅俗高下之分。薄云深谙造境之道。
  我们未必都对艺术家有兴趣,但我们对好的艺术有兴趣,因为好的艺术,比镜子强,让我们照见自己的内心的爱恨情仇。让我们看到人世的善恶美丑。
  艺术不是饭碗,更不是卖艺人手里的乐器,艺术是他的血,是他的心。
  人常说,看艺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诸位,看画吧,原谅打扰。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