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竣大气 博采众长——书画家胡凯钧先生印象

雄竣大气 博采众长——书画家胡凯钧先生印象

雄竣大气 博采众长——书画家胡凯钧先生印象

时间:2016-06-24 14:52:13 来源:卓克艺术网

资讯 >雄竣大气 博采众长——书画家胡凯钧先生印象

李新文

   我在湘北一个叫冷水铺的小镇里住了一年半载,几乎整日在喧嚣里读书、写字。除此以外,便在街头巷尾瞎逛。一日,仰头就见一块写着“红日影艺”字样的标牌,笔力遒健,苍苍然有大气。便想,这不大起眼的小镇上竟卧虎藏龙。
   后来,偶然得知这标牌出自年届花甲的胡凯钧之手。
   先生如何人也?
   我与先生真正谋面是在一个秋雨零星的下午。那天,我的一个朋友约他送一幅作品,所以,为见老先生,我只能在朋友那间简陋的铺面上等。半晌,先生来了,是打着伞来的,腋间夹了一包东西。收伞进门,摊开包裹,果然一幅绝好的书法。先生年届花甲,身板高大,国字脸,花白的头发盖不住一脸温和的笑。话语不多,却谦恭地道,那模样让人想起学养很深的教授学者。
   此后,一来二往,彼此之间便熟了。我与先生从相识到相知是书法起了中介。艺术是个怪东西,可以净化人的心灵,陶冶人的性情,提升人的生活质量,更可以拉近人与人的心灵距离。
   在我的阅览视觉中,先生简直是个艺术全才。书法、绘画、篆刻、装裱、雕塑、摄影、诗词、声律等等方面几乎无所不能,无所不精。尤其是他的书法、绘画与雕塑作品独具个性,充盈大气,给人浓烈的艺术质感。
   先生祖籍湖南湘潭,与大画家白石老人同乡。料想先生的祖居定然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否则,育化年不了先生朴实儒雅的性情和他笔下个性张扬、大气凛凛的艺术。据说,先生家学渊源颇深,祖籍极通文墨,名闻乡里,尤其先生的兄长,琴棋书画皆通,所作真、隶、草劲健洒脱,对先生影响较大。
   众所周知,艺术创作是锲而不舍,融会贯通,厚积薄发的劳动。我敢肯定,先生在经年的艺术探索中,既传承了家学,又博采了众长。果然,先生不无感慨的告诉我:他少时的成长得益于本土书画名人的指教。后来,复员在一个大型军工企业。一笔友,书写时代,书写灵山大川,也书写自己的心灵。“临池学墨,十年不辍”。数十年的风雨岁月,倒成就了他大气大度的艺术气度。
   他的书法,初学颜柳,很叹服柳字“如深山道,神气清健、遒媚劲骨,不染尘俗”的风骨,更激赏颜鲁公“清雄挺竣,稳朴刚健”的雄气。后上溯汉隶、小篆之古法;下研苏轼、米芾之笔意。每有所临,必有所得,欣然忘食。先生所作《满江红》隶书,结体端庄,笔法错落,笔势开张有度,既融入了《曹全碑》的古雅笨拙,更充溢出一股天真之趣。在这古拙天真的背后,人们能感受到一种滚滚滔滔的情绪和力量。他的行草书大开大合,纵横跌宕,恣意浩放,线条辛辣。所作对联“松阴—径白云湿,花影半帘红日迟”极见功力,给人万丈崖边见老藤,野村山外见孤烟的生动之气、辛辣之气与苍典之气。在这种气息里,你能不感到艺术的张力与生命的永恒!
   艺术即心画。换言之,即人的心灵与山川万物和宇宙的映照。先生练就了极为扎实的绘画根基,先后经历过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七七八八的专业训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多年的探索中,他熟练掌握了芥子园画技、中国人物画的十八描、山水画的勾、皴、点、染等技法以及西洋油画的色彩、光线、空间构图的运用。很让人吃惊的是,先生为了达到绘画作品那种稚拙、单纯、古朴、厚重的艺术质感,短短几年间,他游历了黄山、庐山、九华、衡岳、晋祠、祖庙、鄱阳湖、彭泽、九江等名山大川,开阔视野,放飞心灵,启迪心灵。“搜尽奇山打草稿”。想来,先生是深谙“读万卷书,不若行万里路”的道理的。先生在绘画上力求高古,师法自然,所以,他在作画时只讲一个法门——我行我素,我有我法。譬如,《黄海奇观》便可窥一斑。先生明明画的黄山,却怎么像个独立云霄的巨人。简简单单的几笔大写意,便把黄山的骨肉、精血、神韵、神态勾画得纤毫毕至,神气俱备,呼之欲出。人与山的相融,便有了生命与气质、性情与洒脱、胸襟与傲岸。“山涌云奔气势雄,飘然身入广寒宫,平生只作黄山梦,何时再度写信峰”。不知不知是对黄山雄姿的真切写照,还是作者对黄山潇洒出尘的仰慕?!
   雕塑无疑是先生艺术创作的另外一功。有人说,雕塑是静态的艺术,抑或凝固的音乐。此话有失偏颇。先生的雕塑作品《攀春》便是个有力的例证。你看,蓝天白云之下,一头母象带着一头小象在公园里玩耍,母象的长鼻勾住了一枝刚发芽的树枝条,那样惬意和忘情,那样慵懒和宁馨。难道这不是对生命与绿意的憧憬、痴恋?!显然,这是一种春的声音,一种来自土地来自作者心底的生命之音!说到底,这就是一切艺术的原生力量和原汁生命底蕴。有了这个生命底蕴,饰之以动态的造型,流畅的线条,立体的感光效果,就让整个作品动静协调,疏密有致,层次分明,洋溢出一种粗犷、浑厚、大气的美。同时,更折射出中华民族质朴、勤劳、积极向上且充满活力的精神内质。然而,尤令人惊叹的是,先生在作品创作时的用材别具一格,所用材料全是钢筋水泥且一次性完成,打破了以往“倒模式”的制作方法。这种特殊用材与制作无疑是国内雕塑艺术上的大胆探索与创新。
   “松柏写风骨,门第浴朝晖”。这是先生草堂门廊的对联。门前有松有柏,也有一雕塑黄山的水池,先生称之为“挹春池”。黄山独秀,松柏常青。我想,这位自称天马山人、凯夫子的胡凯钧在春天的阳光下,与“挹春池”一站,他便站成了一棵生机勃发,雄竣兀立的苍松了。

2004年12月
(作者系青年作家)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