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墨迹

一地墨迹

一地墨迹

时间:2016-06-21 10:40:22 来源:卓克艺术网

资讯 >一地墨迹

沈俊杰

   97年在部队时,曾有机会去军艺学习,在选择专业的时候我非常犹疑,虽然平日对中国画颇感兴趣,但毕竟不曾深入接触与学习过。从内心而言,我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是敬畏的,自认己身文化艺术之素养累积贫弱,轻易不敢触及。随著名国画家、书法篆刻家郭钟永先生学习篆刻艺术的经历,更让我体悟到,若欲入得书画之门,书法是基本功夫之一,须得披肝沥胆苦练几年。深恐自己无此恒心毅力,因此最终选择了油画专业。
   幸运的是后来有缘遇到了著名书法家刘永顺先生,与他一起工作的两年多时间里,他引人入胜的现代书法令我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也真正体会到李泽厚先生在《关于崇高与滑稽》一文中所言:“美的对象给人的感受经常是比较和谐、优雅、平静的,崇高的对象给人的感受则常常更为激烈、震荡,带着更多的冲突、斗争的心理特征。自然美作为优美,它的形式特点在于必须符合人们长期习惯、熟悉和掌握着的那种自然规律和性能,如均衡、对称、和谐等等,崇高的形式特点却与此恰好相反,常常是以人们不习惯、不熟悉的特征,常常是违反或背离那些一般的均衡、对称、比例、调和等规律,以造成对感官知觉的强烈的刺激、否定和痛苦。所以,粗糙、巨大、瘦硬常常为自然界的崇高或崇高的自然感性形式所必需的特色。这就是因为像精细、光滑、柔软等总容易显现出人工、人为、为人所驯服的对实践的单纯肯定,而与崇高相背离。崇高要求在形式上看出实践的严重斗争,要求人们少去流连观赏那表面精细可爱的形式,而通过粗糙丑陋的形式迅速地接触到那内在的冲突。”
   对于这种美学心理的内在逻辑的认同,让我欣然接受现代书法“出其不意掩其不备”的出格怪奇;“兴之所在,与君痛饮三百杯”的任侠之气;不守法度、天然放浪、率性而为的狂狷倔强;不以净雅轻柔为美、而视高古“丑拙”之笔势振幅为逆向至境;令人惊心动魄、“五岳倒为轻”的雄浑格度。
   在刘永顺老师的熏陶鼓励下,2012年下半年我开始用毛笔玩起了写字的艺术,这是一种什么艺术形式?书不书法于我而言,虽然有所畏但也无所谓,只要觉得好玩有意思就行。“事了拂衣去”的挥洒与解脱,渐渐融入了我所选择与历练的“写大字,大写字”的“大”意之中。。。。。。谈到书法,大家都会想到“真、草、隶、篆”的传统书体,但在几乎抛却一切手写体的数字化时代,书法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显得微不足道,既然书法已失去了它的实用性,那就将文字这一元素作为众声喧哗的当代视觉艺术所包裹的一地沉默的黑白碎片,以更纯粹、更鲜活的点、线、面的重组再造,抒写隐秘起伏的心理动态,进而完成自由艺术精神的自我淬炼。
   日本著名艺术家井上有一他挥运巨笔,墨迹飞溅,摸爬滚打,旁若无人,无拘无束地如此“拼将一生休,尽君今日欢”,他那“拿出你的勇气和骄傲,随心所欲地写吧,书法是万人的艺术”的见地和胆识,正如王南溟老师所言“艺术必须死亡”,是的,死亡是重生的开始,“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我亦祈愿以“勇气和骄傲”来“书写”自己的艺术重生之路。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