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春涛:艺术创作应该让一部分人能看懂

陆春涛:艺术创作应该让一部分人能看懂

陆春涛:艺术创作应该让一部分人能看懂

时间:2015-01-08 15:46:42 来源:腾讯文化

访谈 >陆春涛:艺术创作应该让一部分人能看懂

  艺术家都在创造个性的东西,但无论再个性,好的东西一定是让更多人看得懂,传统的老百姓能看懂,如果白领、金领能看懂,那么也是成功的。艺术家创作的美好的东西,必须要让一部分人能看懂。

  12月17日,当代画家、上海书画院兼职副院长陆春涛在北京举办了自己2014年新作品鉴会,展示2014年最新创作的绘画作品。此次展出作品主要围绕“荷塘”,陆春涛借“荷塘”隐喻当代社会与生活的联系。

  尽管陆春涛绘画以“荷塘”为主题,但并不同于传统的水墨画,陆春涛使用了大量鲜明的色彩,可谓“浓墨重彩”,展现出他所理解的“荷塘”。与自己色彩分明的画作一样,陆春涛不认为自己是传统的山水画家,而是继承传统融合西方绘画特点的画家,当然自己也并非“先锋”抽象派。
  在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浪潮下,陆春涛试图用“荷塘”的方式给人们提供一处人文栖息地,缓解社会生态的急功近利。不过,陆春涛也坦言,在这个时代,艺术创作离不开运作,也不可避免地要使用宣传手段,不运作也就没法让人知道你是谁。
  在陆春涛看来,尽管有不少艺术家标新立异,但任何时候,艺术家还是需要靠作品说话,单纯标新立异,只能火一时,不是长久之计。
  以下为陆春涛的独家对话:
  好的艺术家应保持原本的文化底色
  问:有论者认为,中国的国画艺术正遭受西方艺术的全面侵入,作为艺术家你认可这种说法吗?
  陆春涛:时代发展迅猛,让人产生这样的感觉,其中装置艺术和油画体现得特别明显,这两种艺术类型西方人很早就开始玩了,我个人也吸收了西方绘画的元素,不过仅限于技术和表现形式上,内核我还是保留了中国传统的笔墨艺术。我一直强调我的画呈现的是中国传统。
  中国当代艺术,不管是技术、观念还是思想,都受到外来冲击,西方艺术的影响确实很厉害,但我觉得好的艺术家肯定要保持原本的文化,尽管有些艺术家完全不把自己当做哪个国家的。

  审美意识变化要求艺术家也求变
  问:相对而言,你的画作也不同于传统的山水国画,而是融入了现代技艺的创作手法,促使你作出这种转变的原因是什么呢?
  陆春涛:其实我在中国水墨画届也不算很先锋的人物,我是基于传统跑出来的人,我在表现手法上有所突破,但在观念上还是停留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意境。我呈现给观众的形式或画面是有所突破的,甚至是中西融合的。
  问:进行这种融合的原因是什么?
  陆春涛:人们的审美意识不一样了,八零后九零后这代人是吃着肯德基长大的,现在互联网那么发达,让他们看很传统的艺术,可能接受不了。另外,现在房子、建筑、家居设计、装修都与传统有很大不同,传统艺术形式与此不太协调。画作毕竟要安置于具体环境中,要与环境相结合,这是起码的审美要求。
  问:审美的要求是会变化的,艺术家除了呈现艺术美之外,对社会和人以及自然应该呈现什么?
  陆春涛:这是每个艺术家的思考,艺术太广泛了,有些人关心人文,有些人关心自然。我的画还是注重于画面的呈现,希望我的画能够呈现中国传统诗情画意的意境,但表现上不一定那么传统了。
  我关注的是自然环境与艺术家对物象意境的表现。有些画是纯粹涂色的表现,里面有一些政治、环保或者其他观念,我比较重视技术、技法,还有画面的意境,我属于传统的。不过我大胆引用西方的色彩光影,颠覆了中国传统水墨画的表现手法。
  从技法来说,我也有突破创新,不过我并不是刻意去做。只是现在人看影像、照片、电视多了,人的审美要求不一样了,艺术家肯定也要做出转变,当然艺术家没办法表现所有人喜欢的东西,只是尽可能表现自己想要表现的,然后赢取那些喜欢我作品的人。

  东方美学的精神在于意境
  问:你的许多画作都以自然为主题,这与传统山水画的创作题材有一定相似性,有评论家认为这是一种回归,对此你怎么看?
  陆春涛:从意境上可以说是回归,但在表现手法上还是突破传统了。从意识和思想上,我对画面的呈现已经不分传统和现代了,只有画面的需要。
  我一直认为中国画的精神是东方的,东方的精神在于意境,传统的意境是小桥流水人家,现在已经没有了,艺术家就要画其他内容。我目前画的最多的是荷塘,古人画荷花,是画两条鱼,两只鸳鸯,是局部表现,而我把传统荷花画成风景式的荷花,整片荷塘。
  我的画画面很广阔,人们首先看到的是整片自然的荷塘,能够体悟出我所要表现的意境,这种意境不管是清纯、阳光还是灰暗。
  问:你的创作是把传统元素抽象化,可以这么理解吗?
  陆春涛:应该这么说,逐步在抽象化。目前来说,我把中国传统文化意象化,我的画介于抽象与具像之间,以后我的画肯定会更加抽象,目前还停留于意象阶段。我觉得一个艺术家的轨迹应该很清晰,而我也该让观众看到我从传统一步步走来,让他们看到我的变化。
 问:你的作品堪称“浓墨重彩”,对于艺术鉴赏能力有限的国人来说,如何让他们体会到艺术之美呢?
  陆春涛:外行人看我的画是看画面感觉,寻找我画面呈现出来的意境,我所说的意境有两种,一种是色彩关系所呈现的画面冲击,另一种是利用光影构图呈现出来的视觉效果,这与传统画有很大区别。
  问:核心是整体,而非局部?
  陆春涛:传统画是画一根线、一个花都很漂亮,我的荷塘画里并没有具体的荷叶。

  画画至少得遵循好看这一原则
 问:之前有一幅卖几亿的画,实际上很多人就认为只是一张白纸上点了几个点,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陆春涛:这类艺术是留下足够的空间让观众去想象,这是部分艺术家的观点,而我所表现的某种程度上还是让观众有实际的感觉,这不能说是层次低或高,年纪大一点或喜欢传统的人,还不一定能马上接受我们的东西。
  我觉得我的画关注的主要目标群,是七八十年代,甚至是九十年代人。
  问:对于一些特别先锋和抽象的现代画,你怎么看呢?
  陆春涛:抽象画在国外已经算传统了,抽象画有画得好的,但的确有画得乱的,不是乱画就等于抽象画,抽象有它的道理,一个画家如果不断画一个符号,这有他的道理。任何画,不管是抽象的、传统的还是意象的,至少得遵循一条,就算看不懂,但视觉效果好,看着舒服,然后再慢慢读懂它的意思,属于哪一个范畴的。
  每个艺术家在艺术追求上都有自己的路,不可能很广泛。如同唱歌一样,非要让听民歌的人去听美声,这很难,既然选择了美声,那他在美声里属于哪种类型,喜欢他的人多不多,这很重要。
  问:艺术圈和民众之间可能有脱节,中国的美学教育很落后,民众美学鉴别能力差,这会不会对你的艺术创作造成影响?
  陆春涛:对我们的干扰已经不大了,六零后这代艺术家经受了传统向现代过度的过程。对于年轻人来说有一定影响,以前要画画就埋头去画,现在资讯很发达,要办画展,要去宣传,会影响到创作。另外办画展,起码要考虑环境,我的画放在这个环境合适吗?好吗?
  比如我的画,将来可能要做的是减法,而不是加法。
  问:艺术创作更多的是基于事实的概念抽象?
  陆春涛:是,初学时可以一味描绘自然,画一个点,但往后就必须要提炼,提炼到一定高度后才会成为精神和思想,这个时候技术就不那么重要了。当然提炼也不是想提就提的,需要哲学思想,需要对社会有认知,对人文精神有了解。一味描绘自然,比如画了一个点,初学都是这样的过程。
  到后来就要提炼,提炼到一定高度以后就是一种精神跟思想,技术已经不重要了。我选择的体系没有那么复杂,我就是不断完善画面的视觉表现,完善技术。
  问:这可能还是中国传统的治学过程,从见山是山到见山不是山,再到见山还是山的过程,艺术创作本质也是这样?
  陆春涛:肯定跟艺术创作是很相通的,是这个道理。

  艺术创作应该让一部分人能看懂
  问:“重塑东方美”中,东方美学肯定是相对西方美学而言的,您觉得这种方式的展出是否是对西方艺术的回应?在现代化和互联网的大趋势下,东方美学应该怎么改变自己?
  陆春涛:这是我参与的,不是我做的,这是南京师范大学林逸鹏教授策划的,他选择的画家都是国内比较好的画家,他的理念是重塑东方美,像我这种坚持中国文化理念,但在传统上进行突破的艺术家叫“东方美”,纯粹西化的不要,太传统的也不要。
  传统要有所突破,但精神内核是东方精神,所以主题叫“重塑东方美”,已经做了很多年。
  问:可以理解为对西方艺术的回应吗?
  陆春涛:应该说没有那么极端,但是他呼吁中国的水墨画家不要忘记自己的根,还是要在坚持传统的基础上突破,发展要在传承的基础上。
  问:在互联网发达的情势下,应该怎么给人们呈现东方美学呢?
  陆春涛:每个人的生活环境、文化背景都不大相同,对东方美学的理解肯定不一样,就我个人而言,我所理解的东方美,就绘画来说,中国笔墨、宣纸以及绘画技术都是中国特有的,应用方式也是特有的。中国传统的思想也是特有的,比如传统的山水画、人物画,西方人看不懂,这正是中国水墨画的独特之处。
  全球化的趋势下,也不存在所谓的西化,中国画全球化以后属于哪个国家?其实西化肯定不是美国的,欧洲最先产生油画。
  在这个基础上,中国画特殊的技术或思想,肯定要有一拨人坚守传统,有一拨人摒弃传统,还有一拨人继承传统,兼容西方,肯定要有这三类人。我们“重塑东方美”这拨人是在继承和发展传统,既能看到新的画面,与西方或外来艺术融合,又能看到中国画传统的精神在里面。
  艺术家都在创造个性的东西,但无论再个性,好的东西一定是让更多人看得懂,传统的老百姓能看懂,如果白领、金领能看懂,那么也是成功的。艺术家创作的美好的东西,必须要让一部分人能看懂。

  艺术的商业运作要建立在作品之上
  问:如果一个画家的作品谁都看不懂,这可能就是失败?
  陆春涛:谁都看不懂,首先看专家怎么看,如果专家都认为不好,那很可能就是乱搞了。
  问:现在艺术圈有这样的艺术家吗?
  陆春涛:有很多标新立异的人,标新立异者并非没有成功的,如同赌博一样,赌钱总会有赢钱的,成功肯定有成功的道理,这里面有运作,也有机遇的原因。
  问:你提到了运作,现在艺术家和以前也不太一样,现在需要更多的商业化运作才能让艺术家被更多人知道。
  陆春涛:社会发展特别是商业社会的发展,使艺术家必须在媒体上曝光,否则别人怎么知道你呢?信息时代一定要通过一些平台来运作,不能像以前和尚念经一样,到庙里讲讲就能做成一些事情。
  但无论什么样的商业运作,都离不开艺术作品,艺术家还是需要拿作品来说话,很多画家的运作很厉害,但最终作用很小,短期收益肯定有,长期就不行。一个画家的作品好,通过运作使名气上升,二十年后还是会画得好,因为当你名气上来以后,接触到的人不一样,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了,对社会的认知对自己的要求都会提高,从而促使自己不断进步,也就画得越好。在小地方一个人有天赋,但不断孤芳自赏,到后来接触的范围越来越小,水平也就很难提高了。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