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松:我不是艺术的教徒 否认我也会感到难过

薛松:我不是艺术的教徒 否认我也会感到难过

薛松:我不是艺术的教徒 否认我也会感到难过

时间:2014-05-29 09:44:05 来源:99艺术网

名家 >薛松:我不是艺术的教徒 否认我也会感到难过

    导读:我肯定不是那种把艺术当成宗教的艺术家,更喜欢游戏的态度。我觉得对艺术的态度有三种,有的是当宗教一样的,有一种是纯粹的实用主义者,为各种服务的实用主义者。还有一种游戏的态度,就是像玩一样的,没有其他的想法是最开心的。如果在游戏态度中间穿插实用功能,就更有意思了。

艺术家 薛松

《飞的更高》  2013  薛松作品

  在艺术圈儿,有那么几位靠玩儿火玩儿出花样来的,薛松就是其中的一位。薛松的创作过程非常枯燥,把画册撕开用火烧,烧成的碎片变成了他作品的语言和素材,然后根据构思粘在画布上。
  不停地烧,不停地粘,一段长时间的重复劳动以后,出了一身汗,就觉得开心了。这样枯燥无味的创作,也许只有像薛松这么寡言少语的人才能应付得来。
  最早父亲要我学音乐
  记者:你怎么走上艺术创作的道路的,比如说这条道路什么最吸引你。
  薛松:我父亲是一个音乐老师,最早是想让我学音乐。小孩的时候,学了很多乐器,但挨了几次打也没有学成。因为刚开始基础是很乏味的,最多的一个乐器学了三星期,就烦了。
  我觉得还是画画开心。那时候我家住在中学的院子里,院子里面有一个小团体,一群比我大几岁的哥哥们经常聚在一起画画,跟着他们玩觉得特开心。
  那个时候正是开始恢复高考的期间,开始上初中了,父亲就不愿意我学画画,觉得这个没啥出路,那时候的观念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但那时候我已经迷上了,不想上别的课就只想画画。后来父亲也拧不过我,打也没用。
  我家是小地方的,没钱花,也没有什么好的老师,连石膏像都是一个紧缺资源。如果谁有几张素描照片或者石膏像都会觉得他很牛,还得拍他马屁。
  后来能考上上海的学校已经感觉很幸运了,因为是我自己选择的,就拗着一根筋得,也比较勤奋。

《与罗斯科对话之八》  薛松作品

《文字游戏》  薛松作品

  管理员帮我溜进教师阅览室
  记者:你接受的是怎样的艺术教育?
  薛松:我从小很喜欢上海,除了小城市对大城市的向往外,主要是当时喜欢看《三毛流浪记》,感觉上海是太有意思的一个地方,就觉得想做个流浪汉,像三毛一样流浪都很开心。
  最早在上戏的时候,接触的也都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东西,但上海的学校好就好在开放的早,然后就开始打开了一个新的视野。那时候学校每年有几万美金进口外国的图书,这一下兴奋了。我才发现还有这么多的形式,还有这么多的内容,就打开了很多的思路。而且上戏的老师都是希望你自己发展,不像差的老师那样要求跟我学。
  当时我很爱逛图书馆,那时候还分教师阅览室和学生阅览室。当时有一个快退休的一个姓蒋的管理员,如果教师阅览室人少,就悄悄跟我说,快进去看看,我现在很感谢他。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